联系mgm高梅美登录


电话:
传真:
手机:
邮箱:
地址:

产品展示

首页>>产品展示

人口深“坑”!这才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痛点

日期:2024-02-02 12:17:00 作者:admin 阅读:14

  来源:雪球App,作者: 米筐投资,(https://xueqiu.com/5584608916/177435515)

  1

  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将有将近909万应届毕业生离开校园走向社会。

  新增劳动力人口增加,应届毕业生就业难度增加,就业市场竞争激烈化在过去十数年内一直是中国劳动力资源市场的客观现实,也成为了大多数人在劳动就业领域的主观共识。

  为何笔者将其称为“主观共识”?

  因为当笔者调阅了国家统计局的相关数据之后发现,客观数据显示的结果,与我们所有人概念当中的共识几乎完全背离。

  事实是:“劳动力过剩”这个词,在未来几十年内都将成为一个遥远的回忆!

  而我们已经站在了一个颠覆历史认知的重要拐点之上!

  拐点就在今年!

  从今年开始,我们即将进入劳动力负增长时代,并且在未来8年内减少的劳动力,会相当于整整一个日本的劳动力总量!

  而且在未来10~15年内,我们将损失的劳动力将超过整个日本人口总数!

  根据中国最近一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2010年中国人口总量为13亿3200万人。

  其中0~9岁人口1亿4600万人,占当时总人口比例10.96%。

  而40~49岁人口为2亿3000万人,占当时总人口比例17.28%。

  从上表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当时9岁适龄儿童总数为1424万人。

  由于这组数据来自2010年的全国人口普查结果,那么也就代表着从11年后的今年开始,在上次普查当中的9岁儿童,正好年满20岁,成为新进可用劳动力。

  所以今年可用新增劳动力人口:1424万人。

  而当年49岁的人群,今年正好60岁,进入退休阶段,所以今年劳动力退休人数正如上表所示:1122.8万人。

  两相抵减,今年净增劳动力总人口301.9万。

  但是如果细心的朋友认真观察上表,就会发现:今年301.9万人的净增,将是未来3030年之前,我们所能见到的最后一次劳动力净增长了。

  2

  从统计表当中,通过刚才延迟推算的方式,我们可以很容易的计算出来自2011年~2030年的劳动力变化数据。

  从2011年开始至2030年止的19年时间里,每年新增劳动力人口将一直呈现总体下降趋势,而每年新增退休人口则会与之相反。

  根据已有数据计算,我国如果在不实行延迟退休政策的情况下,未来的9年当中,我们将损失劳动力人口总计为8393.4万人。

  而目前整个日本可用劳动力人口总量仅为9000余万人。

  这意味着我们将在未来十年当损失接近一个日本的劳动力总量。

  如此一来,“高速瘦身”造成的结构性垮塌,将成为未来劳动力变化的主要特征。

  尤其是未来2022~2023年,更是将呈现出“熔断式崩溃”的状态。

  两年之内损失的劳动力,将比过去十年期间增加的人数总和还多13%!

  可以说,15年千股熔断的场面,在这次断崖式崩溃面前,真的只能算是个小玩闹!

  大量人员集中退休,而新兴劳动力不足以弥补缺口,这造成的不仅仅是劳动力短缺的表面困局,更是生产与消费结构的硬性改变。

  商品和价值是需要通过劳动和生产进行创造的,在这个劳动生产的过程中,人们获得收入并进行有限的消费。

  一个人只要还在从事生产劳动工作,那么他所获得的收入是一定会高于自身支出的。

  哪怕是进行信用透支或者举债的方式进行消费,也是通过抵押未来生产力进行的提前收入。

  在未来,这些抵押生产力都会通过“还款”和“利息”的方式进行抵偿。

  不论如何,一个人是无法消费根本不存在的收入的。

  所以生产人群在社会的宏观定位当中必然是“储蓄净流入”人口。

  而退休后人群,正该是享受晚年的时候,只有极少数人群会通过返聘或者创业等方式二次加入生产端。

  大多数人在退休后就会成为市场净消费群体,在宏观经济定位中形成既定事实的储蓄净流出。

  社会净储蓄量减少,社会净支出增加,净消费人群体量暴涨,而生产端结构发生萎缩!

  注意,这不是对未来的预测,而是已经由过往数据发展而成的既定事实。【大佬们都在玩{www.333tiyu.Cc】

  不幸的是,在未来的经济结构中,由于越来越大净消费人群而产生的社会生产压力(包括养老金支出、医疗财政支出、社会公共建设支出、社会商品消费等等等等),都将会直接作用于正在萎缩的生产人群身上。

  再加上如果二胎政策的刺激作用不足,人口出生量继续减少,那么中国在未来一段,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呈现出“生产结构倒金字塔化”的特征。

  即:最大的社会供给任务,将由最少的生产群体承但。

  3

  劳动力变化总量大、速度快、时间紧、结构冲击力强,这与欧美等发达国家较为缓慢的劳动力变动情况相比,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充裕。

  而且第一波大型冲击的前锋就在明年!

  所以延迟退休计划对于我们来讲,已经不再仅仅是个福利和社会保障问题,也不是谁吃不吃亏的问题了。

  更不是要不要上,能不能上的问题了。

  而是事关中国整体经济结构生死的问题,必须得上,而且不得不上了,否则就得整段垮掉。

  在2022年,延迟退休计划将不得不开始启动,届时将有7400余万本应退休的劳动工人延长社会生产时间5年。

  不可否认,这对于个人而言确实是个很悲催的消息。

  但是……

  没办法了,这7400余万人的付出和牺牲,将会为中国争取到宝贵的5年产业升级窗口期。

人口深“坑”!这才是中国经济最大的痛点

  由于延迟退休计划的执行,至2030年止,我们损失的劳动力总数,将由8393.43万人下降至3231.48万人。

  这将极大的吸收劳动力结构转型给我国社会经济造成的毁灭性冲击。

  但是!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延迟退休为们争取到的时间窗口真的只有5年!

  从2026年开始,这次被延迟退休工人们付出牺牲换回的“软着陆气垫”将被消耗殆尽,劳动力下滑速度开始向未延迟退休时的下滑速率趋同。

  这一下降趋势也必将在未来继续延伸,如何在这五年当中完成产业转型再适应,如何让中国产业结构软着陆,将会成为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大佬们都在玩{www.333tiyu.Cc】

  如何鼓励生育,降低女性生育成本,提高生育保障,降低社会教育和育儿成本,让女性敢生、能生、愿意生是解决未来人口问题的核心命题。

  同时加强社会养老体系建设、调整社会储蓄结构,完善养老金运行体制也是近在眼前的当务之急。

  而加强科技创新能力,最大限度的缓解产业工人紧缺的危机,则会成为未来破局的关键。

  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虽然每年大学应届毕业生人数一直呈持续增加的状态,但是大学外适龄受教育人群才是最大基数的劳动力主体。

  如何通过大力发展职业技术教育,更有效地提高最广大劳动力人群的生产能力和收入水平,也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重要方向。